从“马班邮路”到“网络高速”(奇迹在这里诞生)

图③: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木里藏族自治县内风光独特,旅游资源丰富。图为群山环绕间静谧的寸东海子湖。

图④: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若尔盖县班佑乡便民服务中心,邮递员正在交接邮件。

青藏高原东南缘,横断山脉深处,有一个美丽县城,名叫木里。木里藏族自治县是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下辖县,北邻稻城、理塘,西连云南的香格里拉、丽江。木里在藏语里的意思是美丽、辽阔、深远。

“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巍峨群山在这里连绵起伏,奔腾江河在这里百转千回,“马班邮路”上劳动者的传奇故事从这里开始,一代代建设者也正是在这里见证并创造了群山万壑辟通途的奇迹。

如今,“马班邮路”已退出历史舞台,木里110个建制村全部通了硬化路,县、乡、村三级邮路投递实现全覆盖,信息高速公路通达高山大川之间,从蜀道难、蜀道通到蜀道畅的筑梦故事始终激励着每一位平凡的劳动者在新征程上继续坚定前行。

由于历史和地理原因,在四川的许多山区,水无舟楫之便,陆有岩谷之阻,“不通公路、不通电话”是生活常态。为了保障当地群众与外界的联系,上世纪60年代开始,当地政府为邮递员配了马匹,马驮邮件成为四川许多山区唯一的信息传递方式,“马班邮路”应运而生。

1985年,19岁的王顺友接过父亲的邮包和骡马的缰绳,穿上绿色制服,成为家里第二个邮递员。王顺友深知,作为大山里的信使,他是联结外界与这里唯一的纽带。一个人、一匹马、一条路,王顺友就这样跋涉了32年,行程26万公里。

王顺友走的邮路是全县最长的一条,也是最艰险的一条。这条邮路上,有海拔5000米、冰雪长覆的察尔瓦山,有海拔1000米、气温有时高达40摄氏度的雅砻江河谷,有野兽常常出没的原始森林,有十几座陡峭险峻的悬崖沟壑,还有当地百姓闻之色变的“九十九道拐”。这条全长近600公里的邮路,王顺友走一趟要花14天,一年365天,有330天他都在路上。

全国优秀员、全国劳动模范、全国道德模范一系列荣誉,让这位“马班邮路”上的奋斗者,成为木里的传奇。“乡亲们需要我,我也离不开他们。”王顺友生前总是这么说,“十几个乡邮员,每个人跑一条路,不起眼,可所有这些路加起来,就把乡亲们和山外面的世界连在一起了,就把党和政府与木里连在一起了!”

最多的时候,木里有15条“马班邮路”。但是,人民群众对于交通改善的期盼和奋斗从未停止。“让高山低头,叫悬崖让路”,2017年,随着王顺友走过的最难路线正式关闭,木里所有“马班邮路”已全部转为宽敞平坦的通村“油路”。

四川山区的通村公路有多难修?以同在凉山州的阿布洛哈村为例:阿布洛哈在彝语中的意思是“人迹罕至的地方”,村子坐落在金沙江畔,三面环山、一面临崖。过去,村民出村要么翻山爬悬崖,要么坐溜索过河,是凉山州脱贫攻坚最难啃的一块硬骨头。

2019年6月,一台台挖掘机开到了村对面的半山腰,阿布洛哈村的通村公路开始建设。这段通村公路全线处于高山峡谷地带,围岩非常破碎,耗时4个月,只修了3公里加一个隧道。

“走南闯北多年,各类施工现场都去过,但是阿布洛哈村的这条悬崖路,有的路段就连我走起来都有点双腿发抖。”进驻阿布洛哈村当天,四川路桥阿布洛哈通村公路项目经理冯利威就走了一遍悬崖路。

2019年12月,一架重型运输直升机吊着一台挖掘机,飞抵阿布洛哈村上空并成功投放。一周后,所有施工设备都被这架“巨无霸”直升机运到了村里。为了修一条通村公路,动用重型直升机,这在我国交通建设史上还是第一次。

2020年6月30日上午,一辆黄色的乡村客运小巴,沿着崭新的公路,驶进了阿布洛哈村。至此,这个村开了通乡村客运班线,四川交通扶贫建设也“走”完了最后一公里。

据统计,2013年以来,四川全省农村公路累计完成投资2250亿元,新改建农村公路20.7万公里;整治危病桥1200余座,“溜索改桥”77座;累计新增247个乡镇、1.6万个建制村通硬化路,乡镇和建制村通硬化路通客车实现“4个100%”。

在王顺友奔波的年代,由于通信网络不健全,通信设备简陋,电话“装不上、打不通、通不畅”。2018年,四川电信启动凉山彝族自治州盐源、木里、雷波三县扶贫专项建设。由于地形复杂、地质灾害频发、工期横跨多季,工程建设施工难度非常大。

在木里,随处可见高山深沟,通信建设现场从海拔1700米的县城到海拔4600米的高山,部分杆路坡度达到70度以上。在水洛至麦日至东朗的中继光缆建设中,有18公里新建杆路是在4000米至4300米的高海拔无人区,其中有近8公里杆程在悬崖峭壁上经过。在现场查勘时,施工队长站在悬崖边上,看着沟底如小水沟一样若隐若现的理塘河直摇头,“这个工程的难度完全超乎想象。”

回忆起从唐央乡到格若村的杆路建设,目前仍在一线的邓师傅向记者介绍:“到了路边大家都蒙了,山里前几天刚下了雨,原来上山的小路被垮下来的土方冲没了,差不多900斤一根的水泥杆根本没法运送。找了几匹骡子,可都拉不上去,骡子也缺氧的嘛。”邓师傅说,“当时看这个情况,大家就说电杆已运过来了,说不定后两天还要下雨,到时候又无法施工耽误工期,一定要想办法弄上去。后来我们几个人先去探路,看看背扛肩挑能不能把电杆弄上去。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手脚并用不知道摔了多少跤,才把9根水泥杆子都抬到了坡上。”

历经8个月奋战,1300多名建设人员克服工期短、任务重、海拔高等困难,在三县新建杆路700余杆公里、光缆4000多皮长公里、基站300多个。2019年6月25日,雷波县牛滚凼村最后一个基站开通,盐源、木里、雷波三县实现建制村100%通宽带和4G网络信号。

随着交通路网和通信基站等基础设施不断完善升级,四川省建制村目前已全面实现稳定、安全、规范的直接通邮服务。“过去我们想要和外面的亲友联系,只能骑马跑到十几公里外有信号的地方。”王顺友的儿子王银海现在也是一名邮递员,近年来山区通信设施的发展给他的工作带来了诸多便利,“如今走在路上,需要同收信人联系时,随时掏出手机就行。”

“劳动是一切幸福的源泉。”数十年来,通过无数平凡劳动者的不平凡付出,曾经一趟要走半个月的“马班邮路”,如今已被平坦的通村公路和顺畅的“网络高速”所取代。“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从蜀道难、蜀道通到蜀道畅的筑梦故事中,劳动者的身影分外清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